属性乱的很
二三次元通吃
DKS/YSH是命

【伞修伞】步步

#HE星人终于会写伞修的HE了#

#为什么又是伞修啦!#

#私设有,清水向#

#题目来源:五月天《步步》#


#【在失去你的风景里面】

第十赛季结束后的兴欣,气氛甜的可以掐出蜜来。

苏沐橙蹦上阳台,果不其然发现了一脸颓废地抽着烟的某人。

“果果说要喊全队出去逛街买礼物,你也去吧?”

叶修在夜风中凌乱了一会儿,望着远处低垂的夜幕久久不语,只是一次一次有条不紊地吸着烟。夜空的裙摆被华灯点燃,一寸一寸地烧上去。

苏沐橙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如果哥哥还在,他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叶修的眼神闪了一下,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白痴肯定一条到晚咧嘴笑得肌肉僵硬,然后哭着喊着叫人家帮着揉揉。”说着叶修把变短的烟蒂掐灭在阳台栏杆上,一个饱经沧桑的黑色小洞被燃烧的烟草一次一次地研磨着。

苏沐橙看着楼下驶过的汽车的灯光打在叶修脸上,原本柔和的暖光也没有给他的脸覆上什么血色。叶修突然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脊椎传来清脆的咔咔声。

两人愣了愣,旋即笑起来。

 

陈果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稀里糊涂地遇到大神,組起战队,还拿了冠军。这已经是可以打败“大龄剩女”“减肥”等所有不开心因素的东西了,是超越了陈果称之为“梦想”的界限的东西。陈果看着戴着墨镜在商场里撒丫子狂奔的一干人心里暖的快融化了。

陈果一脸傻笑地看着他们,视角一转却看见叶修暗搓搓地坐在椅子上叼着烟。

陈果大步走过去夺下烟:“有没有看到那里写了‘禁止吸烟’啊!”

叶修一脸无辜:“所以我没有点啊。”

陈果一愣,低头看手上的烟,正安静地保持出厂状态,除了滤嘴上的一圈牙印。

“靠……赶紧站起来挑礼物去!”陈果抬脚就踢。

叶修岿然不动稳如泰山:“礼物啊,没有什么想要的……还是买我一条烟吧,你手上这根可是我的最后一点储粮了。”

“去死你!想都不别想!”陈果把烟扔在他身上便去找别人了。

叶修淡定地把烟揣进兜里,突然对陈果喊:“陈大老板!给我买串糖葫芦怎么样!”

陈果感受着背后传来的侧目,好像说我不认识他。

 

一帮人拎着大包小包出商场时已经是十一点。方锐砸了砸酸痛的脚哀怨地说:“我的黄金右脚要断了,老板娘我们打个车呗!”

魏琛拎着一条牛仔裤嘿嘿地笑着对方锐说:“老夫尚未喊累,年轻人怎么可以打车呢!是吧买了大抱枕的方锐大大?”

“靠,”方锐说,“这是新型的健康枕,老魏你也该入一个,延缓衰老。诶诶诶诶出租车!过来过来!”

魏琛一边看着蹦蹦跳跳的方锐扶额一边神清气爽地跟着方锐走向出租车,还拉了乔一帆和安文逸。

魏琛心满意足地坐进车里,刚要关门却看见叶修眼明手快地把住了车门作势要往里面挤,便说:“叶神,坐不下了呀,赶紧走路锻炼身体去,你该减肥了。”说着绝尘而去。

 

叶修把啃了一半的糖葫芦递到陈果眼前:“老板,行行好打个车呗。”

陈果无视:“包子罗辑别玩了,我们走!”

苏沐橙和唐柔对叶修笑了笑,跟着陈果走了。只听见陈果说着:“听说旁边的广场翻建了,夜景特好看,一起去吧!”

包子跳起来说好,砸到了罗辑的头。

“不去。”叶修难得坚定地拒绝:“不去、”说着一个人走进黑夜里:“哥先走了啊,你们慢玩别迷路。”

陈果惊恐地看向苏沐橙,后者无奈笑笑。

 

 

 

 

#【你却占据了每一条街】

叶修双手插袋游荡在阑珊的街道,突然想起自己手上还拿着一串糖葫芦,便顺手扔进了手边的垃圾桶。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大概只有那人才喜欢吃。

叶修摸了摸上衣口袋,才想起自己只剩一根烟了。叶修掏出伤痕累累的烟平静地叼进嘴里。在口袋里翻找了很久,除了钥匙和几张皱巴巴的小钞什么都没有。叶修“呵”地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咬着冰凉的滤嘴踱进一条小巷。

H市的老城区纵横的小巷像一张迷宫,但叶修轻车熟路地穿梭其中,还四处张望着,翘着脑袋在寻找什么。

一块破旧的灯板出现在视野里,叶修把惨不忍睹的烟扔掉抬脚走了进去。

 

油油腻腻的小面馆像是森林深处的一个黑暗巢穴,在深夜发出黑暗的光。杂七杂八的小市民叽叽喳喳大喊大叫,人字拖踢踏来踢踏去,空气里弥漫着辣椒酱和啤酒的气息。叶修找了个位子坐下,看都不看菜单就说:“西红柿炒蛋面。”

头发蓬乱、围裙脏兮兮的侍应生说:“不看点别的?我们店里的三鲜面……”

“不用。”叶修摆摆手。这可是苏沐秋在吃过每一种面之后传授的经验,“还是这种最好吃了。”记得他当时说完这话还促狭地笑了笑,说还特别便宜,特值哟。

叶修想着又弯了弯眼角,但看到端上来的面汤表面漂浮的大量鲜亮的葱花,笑容有点挂不住。

果然只有那个人才会记得对侍应生说“不要加葱”啊。

 

叶修揉了揉眼睛,眼睛被葱的气味呛得有点酸。

怎么那么酸呢。

叶修抓了一双一次性筷子,扯了塑料袋“咔”地一声把两只筷子掰开,却没有成功,其中一只拖着同伴的半个身子。叶修愣了愣,随机扔掉了筷子,拿了旁边油亮的消毒筷呼哧呼哧地吃起面来。

以前苏沐秋总嘲笑叶修掰筷子笨手笨脚,而他自己每一次都能成功均匀把紧紧相贴的筷子分开。他总说那是因为用多了,却不知道现在同样用多了一次性筷子的叶修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笨手笨脚。

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可以吃葱了嘿。苏沐秋你小子有没有很佩服小爷我啊。

热面蒸腾出的水汽中浮现了一个少年的轮廓,叶修笑了笑。

 

 

 

 

 

#【在充满你的回忆里面】

叶修和苏沐秋的初遇是在那个广场。

当时叶修带着一身的骄傲豪气为逃出家门来到另一个城市而沾沾自喜,背着弟弟的背包心安理得地东瞅西望。叶修掏出手机看了看,早晨六点四十五分,看来父母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出走。叶修勾了勾嘴角拔出SIM卡义无反顾大义凛然地扔向十米外的垃圾桶。“宾果——”看着SIM卡准确掉落,叶修心情大好地打了个响指。

叶修知道穿过广场有一个大型的网络会所,便脚步轻快地一步步走上广场中央的台阶,却从身后传来一句:“诶,你鞋带散了。”

很清亮很温柔的声音,这是叶修对苏沐秋的第一印象。

叶修没有低头去看鞋带,而是转过了头,看到一个穿着干净白衬衫牛仔裤、发色清浅的少年,正微微笑着看着他。两人之间微妙的身高差,天气的晴朗舒适,不知为何被拖长的一次凝视,都成了叶修多年后对两人初见时的最深印象。

“你鞋带散了,走台阶不安全的。”少年见他不打算系,便说。

“喔……哦。”叶修向上跑了几步,突然真切地被鞋带绊了一下,向后摔去,撞到了少年的头。

少年“靠”地骂了一声,努力用双手撑着他的肩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叶修站直,尴尬地笑笑:“我只是想到平坦的地方再系……对不住啊。”

少年汗颜:“没事。系两个结吧,这样比较不容易散。”说着揉揉头。

“好嘞。”叶修蹲下身认真地系了两个结,抬头却发现少年已经不见踪迹。

苏沐秋是叶修离家后第一个交谈的人,不知是不是出于雏鸟情结,叶修觉得这个少年长得特顺眼,像是上辈子就是熟悉到不能再熟一样。

所以后来在网吧遇见正在激战中对对手骂骂咧咧的少年时,叶修心底有了一种叫做庆幸的小情绪,一点点地膨胀开来。

十年后的叶修吸着苏沐秋最喜欢的面,心里想着当年如果记得跟他说“其实碰到你是特好一件事”该有多好。

这种想法在看到苏沐秋冰凉苍白的脸、意识到那双眼睛再也不能注视显示屏也不能注视自己的时候化成了小小的沙粒,随着血液全身循环。

 

后来叶修问苏沐秋当时怎么就注意到他了,苏沐秋笑笑说你包上那串糖葫芦看起来挺好吃。

于是此时叶修才发现弟弟在包上挂了一个糖葫芦状的挂件,笑得脸红彤彤地看着他。

 

 

 

 

#【我独自流浪海角天边】

几天后,陈果把大家叫到会议室,“咳咳”两声郑重地说:“在夏休期之前,出于对辛苦一赛季取得好成绩的队员的犒赏,我决定请大家去海边消夏!”

“喔——!”“老板娘英明神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老板娘实乃业内良心!”一群人立马吵吵开了。

叶修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便被陈果打爆嘴速打断:“某些人别想逃避集体活动,票都订好了不能退!”

众人附议:“对必须要去!”

叶修闭嘴了,一个人蹲在角落默默看着商量潜水寻宝的包子和魏琛,狂侃电视剧里的海滩桥段的唐柔和苏沐橙,探讨着景区人流量的罗辑和安文逸,还有笑嘻嘻地在旁边到了十多杯水的乔一帆,拉着老板娘求更多福利的方锐。

叶修觉得好吵啊,但却不能不承认胸腔里的那玩意儿跳的特温柔。

那就去呗。

 

现实与理想的鸿沟总是不可逾越的。

当叶修踩着拖鞋踏上软软的沙滩的时候,就开始抱怨沙子钻进鞋里硌脚,得到队员们整齐划一的“活该你一个人穿拖鞋”。

叶修深深叹口气,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大太阳,一脸淡然地掏出了PSP。

 

已冲进海里一阵狗刨的魏琛和方锐上岸喝水,却看见一个头顶大阳伞、穿得严严实实的人百无聊赖地打着PSP。

魏琛笑:“哟,新来的看包小哥,工资多少一月啊?”

叶修眼都不抬:“一千八百万的样子,不多。税后。”

方锐哭了:“说好的我是全队最高工资呢!还我优越感!”

叶修专心致志地打着游戏:“还说呢,一分价钱一分货啊点心大大。”

方锐抡起了黄金右手。魏琛说:“怎么不去感受一下海洋母亲的深情拥抱啊死宅男,穿成这样还让人误以为你特有节操为谁守身如玉呢。”

叶修淡淡说:“我不会游泳啊。”

魏琛和方锐交换了眼神,瞬间定了“你脚我头”的战术,摩拳擦掌地向叶修走去。

叶修敏锐地捕捉到了空气的不同,说:“看!美女!”

“哎呦哪儿呢哪儿呢?”哥俩好终于走了,叶修放下PSP,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想着“方锐大大那么调皮老林知道吗”。看着大得蓝得像不要钱的海和天,叶修觉得这金灿灿、水盈盈的光真的好像他。

咳,怎么最近越来越爱想他了。

 

 

 

#【一步步走过当时心愿】

叶修离开兴欣那天,一直到太阳爬上楼顶才磨蹭着起床,懒懒散散地背着个轻飘飘的包踱下楼。

“哟,站那么整齐,这阅兵呢?”叶修扫过站成一排的众人。

原本应该忧伤的离情别绪却像是包了一层糖衣,陈果眼睛红红地递给叶修一个纸袋,里面是一个大大的礼物盒。

“嗯,挺沉,我得看看是不是笔电嘿。”

叶修打开盒子,看到排成一排整整齐齐站着军姿的……糖葫芦。还长得参差不齐,有的很好看,有的闪着奇怪的色泽,有的只包了一点点可怜的糖浆,还有的串了一个被咬了一口的山楂。

陈果说:“别嫌弃,这可都是我们自己做的。”

叶修顿了顿,说“嗯……但为什么是糖葫芦?我便是不明白。”

“你上次要的呀不是?”

叶修想了想,上次只是看到对面有个孩子在啃这个,就顺口一说。

“而且沐沐说你会喜欢的。”唐柔说。苏沐橙笑得一脸无害。

“为了做这个我们差点毁了厨房还浪费了一麻袋的山楂,老夫手还被烫了,老叶这可是你证明你良心的存在的最后机会!”魏琛叫。

叶修笑笑:“嘿,谢了同志们,不过真挺丑,不知道拿去卖有没有人会要。”

 

叶修告别了众人,站在兴欣门前看了看大大的战队标志,叼着烟朝着广场走去。

很久没有再次来到这里。广场中间的高台在十年的风吹日晒中也还是保持了它原来的模样。叶修站在一旁默默看着那一级级的台阶,一次一次在脑内循环播放着那天。那天清晨的空气是这辈子最清新的了,让人的肺都像沉溺在森林的海洋。叶修也知道,那一天是独一无二的那一天。

而那些高高的台阶,在纷繁的世界里就像是神话中拥有穿越力量的传送门,静静守候着。

叶修掐灭了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微微笑着踏上第一级台阶。

——第一次遇见他……

——第二次和他对战……

——第三次牵他的手……

——第四次抚摸他的眼角……

……

叶修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迎着强烈的阳光,万紫千红流淌而过,留下深深浅浅的轨迹。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看着他……

“诶你鞋带散了。”

叶修愣了愣,确认了一番这声音的确是从身后传来的,真切地敲打着耳膜。叶修一边在心里默念“我草不会吧”一边转过身。

一个穿着干净白衬衫牛仔裤、发色清浅的孩子,正微笑地看着他。

 

 

 

#【一步步完成最美残缺】

更明显了的身高差,更加晴朗的天气,跨越十年的凝视。

“喂,小鬼,要吃糖葫芦吗?”

 

 

 

 

 

 

 

 

                   L.20140825




#年龄差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结尾修过了怎么还是看着不大舒服

#《步步》真的很好听……TAT……“我和天空的中间,只剩倾盆的思念”


评论
热度(38)
  1. 舟可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