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性乱的很
二三次元通吃
DKS/YSH是命

夏日终年【方王】【王杰希生贺】

夏日终年【方王】【王杰希生贺】

 

1.

“呀!”

一个少年抱着一堆文件急匆匆地跑过走廊,却在转角处撞上了一个人,白花花的文件散落一地。少年抬眼,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虽然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这张富有特色的脸。

“对……对不起!”少年心想自己真是衰爆了,第一天来到微草就要开会迟到还撞上了神一般的队长大人,满脸通红地道着歉。

王杰希蹲下身子拾起散落的文件,多是微操基本情况的介绍和规章。他说:“没关系,是新人吧?以后可要好好表现啊。”

“是……是的。”少年如梦方醒,连忙跟王杰希一起整理好了文件。

王杰希微笑着说:“快去吧,会议好像要开始了。”说着他就擦过少年的肩膀,径自向前走去。少年转过身看了看他的背影,摇了摇头急忙向前跑去。

这开始把整个微草抗在肩上的男人呐。少年想。

 

这是第十二赛季的总结大会。在常规赛中,微草凭借稳定的发挥毫无疑问第闯入了季后赛,却在决赛中不敌轮回得到了一个亚军。对于这个结果,队员和粉丝都表示“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十二赛季页就此收官。

会议是三点开始。高英杰首先上台回顾了十二赛季的情况,将每场比赛都简单分析了一番。他虽然仍有点紧张和胆小,但比起以前要好多了。在王杰希这几年有意或无意的锻炼下榻已经可以再众人面前流畅地解说了,而中途进入会场的王杰希在高英杰之后上台对十二赛季队员们的进步与不足做了总结。微草的队员们都认真地望着台上那个伟大的男人,认真听着他的一字一句。

“以上就是我对十二赛季的总结。希望在下个赛季微草能去的更好的成绩。”

队员们听着熟悉的结束语,却隐隐触摸到了一丝不同。

王杰希闭上眼,缓缓说道:“最后,我正式宣布退役。”他俯视着场下人群的惊讶目光:“而高英杰将成为你们新一任队长。”

王杰希深深的鞠了一躬,坚定地走下台去,一如既往。

 

2.

“哟你终于退役啦?”

王杰希回家已是晚上十点。一打开电脑就收到了叶修的消息。由于微草队员们坚持要为王杰希开一个告别聚会,被猛灌的王杰希本身就有点晕乎,一看到叶修这句话又让王杰希的脑子又浑了几分。

“嗯。”王杰希甩甩头,清醒了一下。

“其实吧,哥算计着你也该退了。”

“……”王杰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回应,只见叶修自顾自说道:“以哥的眼光来看,微草没有你还是难呐。高英杰这个小孩还太嫩。”

“嗯,我知道,就像兴欣没有你还是难。好了我睡觉去了。”

“诶?哥的话还没说完呢。王杰希你不能这么吊啊!”

王杰希又一次摇了摇头,扶住桌子站起身来,踉跄了几下最终还是摔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早上六点,王杰希准时醒来。挣扎着坐了起来,地板的冰凉和全身的酸痛让他不禁皱了皱眉。王杰希呆坐在地上,看着晨光从更高大的落地窗照进房子,——新的一天开始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早已设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却还是被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深深地袭击了。

微草的重量是难以承受的,王杰希总是被这重量压得喘不上气。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每当他感到无法承受时,他就会把微草作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用自己的血肉哺育它,等着他长大。而这十年来,微草也越来越成为他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把它从肩膀上卸下来,扯动了神经与血管,剜心挖骨一般地痛着。这是他身上最宝贵最珍惜的东西,也是他生存所必须的东西。

但王杰希明白,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完成。新陈代谢是不可抗的规律。但高英杰的实力他比谁都清楚,之后微草的路不会平坦,但他信任高英杰,就像微草对于他的绝对信任。

微草就像一个王杰希深爱的人,他将信给了它,但离开它的时候却无法将心收回来。

 

王杰希开了冷气,随着太阳升起,房里的温度开始骤升。B市的夏天总是很炎热,王杰希总觉得自己是一个蒸笼里的肉包子。

王杰希被自己幼稚的想法逗笑了,却觉得真的有点饿。他打开冰箱,却在凝滞五秒后默默地又关上。看来自己对微草的食堂太依赖了,王杰希苦笑。看来只有出门买点东西吃了,顺便带点食材回来。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洗个澡,换套衣服。王杰希看着镜子里略显狼狈的自己,有些愤愤地想。

迅速地洗了个澡后,正用浴巾擦头发的王杰希听到了手机的振动。是短信。

“起床没?我在你楼下。”

 

3

王杰希略惊讶了一会儿,认真地想了想,回复道:“等一下,我马上下来。”

方士谦出国已经五年了。当年微草还在嘉世与霸图的光环下苦苦挣扎,那也是微草最艰苦的时期。他们两人带领着微草终于等到了出头的一天。而后方士谦的退役却打了王杰希一个措手不及。

就这样走了?王杰希很想这样问问他,但终究没有,在方士谦的告别会上,微醺的方士谦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用一种与平时不同的低沉的语调对王杰希说:“一定要加油。我会等着的。”

而王杰希也一直默默地把这句话记在心里,虽然不清楚方士谦等的究竟是什么。没想到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五年.方士谦在英国生活了五年,王杰希一个人扛着微草奋斗了五年,微草也成长了五年,已然出落得强大而坚韧。而现在他怎么回来了?王杰希不解。

下楼就看到方士谦靠在一辆银白色的奥迪,吊儿郎当地歪着。王杰希加快步伐向前走去,他的脸变得越来越清晰。五年,到底是有些老了,不,应该说是变成熟了。干净的格子衬衫,连袖子也卷得很整齐,米色的长裤很休闲,眼角虽也爬上了岁月的痕迹,但仍是阳光的模样。

王杰希在他面前站定,整理了一下思绪,说:“好久不见。”

方士谦笑笑,“五年是很久了。很少看见你不穿队服的样子呢,挺帅的还。”

“谢了。”王杰希不置可否。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回国?”

“哦,那你为什么回国呢?”

“因为你退役了。”

“哦……可是我现在很饿。”王杰希实在不想在人来人往的小区楼底攀谈太久。

方士谦愣了愣,又笑说:“那你指路我送你去吃早饭?B市我不熟了,你知道的。”

“嗯,左边右拐有个早餐店,我就在那里吃。”

买了一碗炸酱面,王杰希就找了个位置吃了起来。方士谦也在对面坐了下来。

“你不吃?我请你吧。”

“不用,我吃过了。”

“嗯……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小队长你终于找到重点了。昨天听说你正式退役了我连夜就赶回来了。”

王杰希认真地想了想:“我没欠你钱呀?”

“……你什么时候变成天然呆属性了?不适合你,真的。”方士谦扶额。

“并没有。”王杰希冷冷道。他只是说不出口。他的心里早已盘算了各种可能,而其中让人不安的可能实在太多。而要他问这些事是不可能的。

“好吧没有。话说你为什么退役了呢?都不提前通知一下。”

“因为微草没有我也可以很好。”

“虽然我不了解如今联盟与微草的情况,但我知道你一定没让我失望啊小队长。”

“我只是尽我所能。”

“你当然会尽你所能,因为你是王杰希。”

王杰希吃面的动作停了两秒,又埋头吃起来。

“退役对你来说,也是减轻了不少负担吧?这几年你也真是辛苦了。”

“嗯是轻松了,但有些不习惯。”

“所以你要做点别的什么事啊!”

“……不对你到底是来找我做什么的呢,刚才不是在讨论这个吗?”他还说这是重点。

“我突然又不想说了,你就当我是来瞻仰祖国大好河山的吧。”

“喂瞻仰这个词用的不对啦。”王杰希失语了。

“我吃完了。”

“哦,然后呢?”方士谦撑着下巴望他。

“我要去买菜。”

“要我送你吗?你看这气也怪热的。”

“不用了,很近。我自己过去。”

“嗯……那我去找房子租几个月。”

“好吧。再见。”王杰希转身与方士谦走出店门,向前走了十几步转过头来发现方士谦坐进了轿车却还没有动。

王杰希转过头去,继续向前走去。

 

4.

从菜场回家,王杰希已是满头大汗。他是在是不喜欢B市炎热的夏天,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好像下一秒自己就会脱水而亡。

王杰希把菜分门别类地放进冰箱,又开了冷气。在人造的凉意中,王杰希思索着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原来在微草的时候,自己常常工作到很晚,基本上就直接睡在队里,王杰希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微草的每个房间甚至是房间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那么熟悉,但对自己纤尘不染的空荡荡的家却有点陌生到心酸。

十年的职业生涯,终止在这个夏天。接下来是完全不同的生活。

王杰希走到电脑前,突然发现昨天忘了关。叶修最后发了一句:“真拿你没办法。”王杰希笑笑关了窗口。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发来了消息。喻文州表示:“退役的感觉什么样?你是该歇歇了呢。”乔一帆也发来了慰问并送上了兴欣战队的祝福。还有江波涛与他代表的周泽楷等人。

王杰希关掉了所有窗口,将鼠标移向荣耀的图标,却迟迟没有点下去。这是他毕生的事业。但现在王杰希手里只有几个比较普通的账号卡,不过王杰希相信高英杰不会浪费他一手打造的王不留行。

虽然微草方面向他提出留队指导的请求,但他只是说“再考虑看看”。

王杰希关掉了电脑。决定睡个回笼觉先。

腰真是痛。王杰希揉着腰,躺在床上却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如此落魄与迷茫的时候。他决定退役的时候的确没有想到进入新生活是那么难。方士谦说,要做点别的什么事。那做些什么呢?

王杰希思索着,渐渐又睡了过去。

但这次他做梦了。王杰希很少做梦,要梦也只能梦到微草。而在这个梦里,他撑着伞在一片大雨中,天空乌云密布。他身边是川流不息的人群,都撑着伞。那是……叶修?韩文清?林敬言?魏琛?张佳乐?……

他们都撑着伞与他擦肩而过,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王杰希转过身,身后的远处有一片白光。

 

王杰希醒来的身后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窗外仍是阳光明媚,亮得晃眼。就算梦里下了雨,醒来还是要面对不知疲倦地燃烧生命的太阳,眼睛抽痛。

王杰希打开冰箱,开始琢磨晚饭吃点生命。拿着食材走到厨房,又收到了方士谦的短信。

“小队长,B市又什么好吃的地方?”

王杰希无奈,这几年除了微草的食堂与队员们聚会的酒店基本没去过别的地方,只能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马上就有了回复:“那怎么办?我吃什么?”

王杰希汗,“你自己随便吃点”一句已经打好了却又被逐字删除。“要不来我家吃?”王杰希犹豫着按下了发送。

又快速地回复了:“好的!一个小时后过来!”

 

5.

王杰希又有点汗。算了不能奢求方士谦懂得什么叫与会和推辞。

王杰希开始洗菜。西红柿要去蒂,用农药清洗剂洗一遍,再用清水洗两遍。鱼要仔细去鳞,要用面粉吸取残留的血液,再用姜片腌制。山药水洗一遍,再去皮,再洗两遍……

在王杰希焯山药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叶修。

“大眼啊,有没有兴趣帮哥来搞武器开发啊?”

“……为什么要帮你们搞?”

“因为哥有一把扫帚要升级!”

“……这不是理由吧?”

“我们兴欣不会亏待你的,放心吧!”
“我的山药要熟了,先挂了。”

“喂王杰希你真的很吊啊!”

王杰希将焯好的山药装盘,心里却想着别的事。不得不说叶修说的让他又有点动摇。荣耀这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游戏,却已是不仅仅是游戏或者单纯的比赛。是他永远也离不开的东西,就像微草一样,在他的生命里永远理所当然地存在着,难以分割。

还是先把饭做好吧。王杰希想。

 

门铃响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摆盘子。

看着打开门的王杰希穿着围裙的样子,方士谦是在忍俊不禁。“不好意思……呵呵……拖鞋在哪儿?”

“右边柜子里。”

打开柜子,清一色的男鞋。方士谦换好鞋子,在房子里溜达了一圈。简洁的家具,干净的地板,连沙发上的靠枕都像军人一般整齐鲜明。只是,“我怎么感觉你家也五年前一点变化都没有呢,还是一点人气都没有。”

“平时都住队里,”王杰希摆好筷子,“也亏你还记得。”

“当然要记得。”当年王杰希发了高烧,方士谦代表队里来看他。看着他闭目皱眉的样子,方士谦是在于心不忍,在多次提议送他去医院遭拒后,方士谦只得在床边守了他一夜,眼都没闭过。

“小队长,你真是好手艺啊!不玩荣耀也完全不怕失业吗!”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方士谦由衷赞美。“不过会不会有点多?吃不掉吧?”

“没关系,倒掉好了。”王杰希淡定地吃着。“不过这道菜好像有点咸。”

“是吗?没觉得呀?”

“唔……”

“这几年,你发烧的时候有人来照顾你吗?”方士谦看着他。

王杰希被饭粒呛了一下,满脸通红地说:“我身体很好,不怎么生病。”

方士谦低头扒饭,“是吗,那就好。”

 

6

一阵尴尬的沉默。只有筷子敲到碗时清脆的声音。

还是方士谦先发声:“说起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王杰希说:“不知道,先在家休息一会儿。”

“嗯?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不去微草技术部么?”

“还在考虑。”

“其实你也可以出去玩玩啊,祖国大好河山真的挺不错。”

“没什么兴趣,太热了。”

“好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方士谦吃完饭,端着空碗进了厨房。王杰希听到了水声,说:“碗放着我洗就好。”

“我白吃你一顿不付出点劳动力真不好意思呢。”

“……”王杰希在心中默默说了一句“是吗”,然后端着盘子帮方士谦洗。

洗完后,看着一摞白闪闪的盘子,方士谦特骄傲地说:“不错吧您看?”

“还不错。”

“那是,我可是居家好男人。所以我爸妈特奇怪我为什么找不到媳妇。”

“嗯?……是挺奇怪的啊。”

方士谦看他没了下文,便无奈地说:“那我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

“以后能不能来你这儿吃晚饭?你做的比我妈做的都好吃。”

“当然。”

 

送走方士谦,王杰希打开了电脑。

右下角有个图标在闪烁——怎么又是叶修?

只见叶修发了一个房间名过来,王杰希问:“干什么?”

“我把扫帚给你啊!”

王杰希无奈,抱着“看看那扫帚怎么样”的心态抽了一张魔道学者的卡就登陆了荣耀。只见君莫笑老早在那里等着他了。

“大眼,你这有点慢呐。”一上来叶修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

王杰希没理他,“扫帚呢?”

“公会里呢!”

“……”王杰希又失语了。

“你加我们公会,材料也在那里。”

“让我加你公会,你可真放心。”

“那是,玩荣耀的谁不知道你王杰希品德高尚呢。”

是啊,玩荣耀的谁不知道你叶修老奸巨猾呢。“好吧。”王杰希说。

“不过,就这么离开微草,你真的放心么?”

王杰希愣住。他看着荣耀那熟悉的界面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对于他来说,扫帚只能用来飞,世界上最美的衣服是暗夜斗篷,熔岩烧瓶比杯子还好用,而这一切都是在微草的存在下而存在的。所以他一直都属于微草,就算微草必须踏上新征程。

“不放心啊。”王杰希轻声说。

 

7.

王杰希没有想到,叶修那把扫帚还真挺不错的,王杰希耐着性子磨了很久才最终完成了这把银武。

叶修对他的劳动成果表示了十二分的满意,并表示“你这手艺微草要肯放你走那才怪了”。

王杰希说:“我并不是不愿意。”

“怕微草太依赖你是吧,可你这样突然把担子交给小高也太不负责任了。”

王杰希知道自己这点小心思叶修不可能猜不到,但诶这样直接地戳穿还是有些不自然。叶修又说:“当然你想锻炼一下小高也好,但看你之前对他的培养就能看出他的悟性完全没你那么高嘛。”

“英杰挺有责任心的,就是管理上缺点经验。”

“算了算了,你这人,都没法说你,哥找别的小伙伴玩去。”

“嗯。”

王杰希看了看钟。十点半,该睡觉了。

洗了个澡,王杰希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晚安,小队长。”

 

王杰希又做梦了。

梦里的他仍独自站在灰蒙蒙的雨中,望着那片白光发呆。无数的人撑着伞从他身边走过,走向那片白光——就像一个守护天使。

王杰希缓缓地拖动脚步,小心翼翼地向前,然后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然后他跑了起来。

 

早晨七点半,王杰希被一个电话吵醒。

果然一放松这几年培养的生物钟就开始偏离了。王杰希揉着眼睛努力地在手机屏幕上寻找焦点。

是微草的老板。

王杰希呆了很久,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

 

王杰希挂了电话,抱着被子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果然离开微草这种事,并不是对微草狠心,而是对自己狠心啊。

王杰希翻身下床,登录了荣耀。

 

8.晚上七点,方士谦准时敲了王杰希的家门。

这次王杰希特意在开门前脱去了围裙,方士谦也颇有经验地从鞋柜里拿出了拖鞋。

“哇,今天的才看上去比昨天的还好吃呢。”

王杰希笑说:“是吗?你喜欢就好。”

“嗯,超爱吃的。不过说起来,B市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我无聊得都要长蘑菇了。”

“好玩的地方……?”王杰希这种家和战队两点一线的人怎么会知道呢。“长城?故宫?颐和园?听说故宫非节假日免票了,你可以去看看。”

“……你是不是忘了我以前在微草呆过?这种地方老早去过了。”

“那其他我不知道。”

“你到底是有多敬业。唉。”

“也还好吧。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啊。”

“好吧。”方士谦只能低头扒饭了。

 

王杰希很快又养成了规律的作息。早上七点半起床,做早餐,上荣耀。中午吃午饭,睡午觉,上荣耀。晚上做晚饭,和方士谦一起吃晚饭,再上会儿荣耀看会儿书。十一点准时睡觉。和张新杰差不多。

而方士谦对这种作息嗤之以鼻:“怎么跟小老头一样。”

王杰希淡淡的,“我觉得挺好。”

“看看你,足不出户好久了吧,连菜都是我买的,垃圾是我倒的,你都苍白得和白斩鸡一样了好吗。”

“还好吧……”王杰希认真想了想,好像是好多天没有出门了。

于是王杰希退役二十多天时,方士谦在吃饭时说:“我带你去英国玩玩?”

“嗯?”王杰希抬头看着他。

“英国多好啊,又没有大太阳,特凉快。哪儿像B市,空调比爹妈还亲。”

“我不会英语。”

“我会啊。”

“太麻烦了。”

“哪儿会呢,我又不嫌弃你。”

王杰希低头吃饭,不语。

“你不说话当默认哦?”

“谢了,可我还是不想去。”

方士谦很泄气。“你这又是何必呢……”果然还是放不下微草吗。

“B市挺好的。”

那是谁因为太热连门都不敢出啊。方士谦又一次无奈地低头扒饭。

 

十天后,方士谦提议饭后去散个步。“所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嘛,而且你一定要晒晒外面的太阳做回正常人。”

王杰希答应了。虽然这个点出门只有月亮可以晒。

“去哪儿?”王杰希问。

方士谦本在穿鞋,听到他的问题又转过来笑着说:“我发现你家旁边有个挺好看的公园。”

“哦。”虽然王杰希完全不知道。

 

方士谦说的公园,真的特别“近”。

四十分钟后,王杰希看着熙熙攘攘的公园,满头大汗地用难得的讽刺语气说:“还真是近。”

方士谦抱歉地笑笑,并把手搭在王杰希肩上,说:“我开车的时候看到的,当时没觉得远嘛。呐,给你纸,擦擦汗。”

王杰希接过纸,然后不自然地抽了一下肩。

方士谦忙把手放下,说:“这里人好多,还有跳舞的阿姨,好吵。我们到湖边去,那里人少,凉快。”

王杰希擦着汗,“好。”

 

9.

湖边的确比较凉快。垂柳绕岸,景色也好。王杰希这才觉得暑气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承受,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方士谦与他谈天说地,荣耀,微草,英国,还有生活。

走了一会儿,方士谦提议找个长椅坐下,王杰希也觉得有点累。

湖边起了风,吹干了身上的薄汗,王杰希觉得有点凉。B市虽然空气质量不怎么样,但居然在这里保留了一份难得的澄澈。杨柳枝摇摇曳曳的,与粼粼的湖光一起晃花了王杰希的眼。

“小队长,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国吗?”方士谦突然说。

“不知道。”

“你猜嘛。”

“不想猜。”

方士谦转过头来望着他,嬉皮笑脸的表情消失了,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随后又转过头去。

“五年前,我刚到英国的时候,常常想家,想微草,也想你。荣耀是我引以为傲的事业,要不是状态下滑我真的不愿这样离开你们,离开你。当时我真的很想把你也带走,但我知道这么自私的我是绝对不会被你接受的。因为微草对你来说比生命还重要,我一直明白。

“那时的我,面对那样努力的你,真的连说出这番话的勇气都没有。于是我想,我可以离开了微草,心里有了空余的位置再回来。虽然我知道我胜算不会很大,但是我至少等到了这一天。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对你说——”

王杰希的手背被覆上了一只汗湿的手掌,“跟我走,好吗?”

王杰希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看着他。他并不是不明白方士谦的心意,但真正面对的时候,沉静如他也难以抉择。

“跟我去英国吧?我知道你怕热,英国的气候也比较适合你。而且在那里,我有工作,有房有车,我们不用担心任何事,只要你在。”

王杰希知道,自己必须做一个选择。

他和方士谦一样,渴望安稳的生活,而他的心也比他更明白,自己从一开始就对这个男人没有抵抗力。

“谢谢,但是我还是不能去。”他抽出了手。

王杰希从来没想过这句话可以那么轻易地从喉咙里出来。他的声音没有颤抖也没有压抑,和指挥战队时一般干净利落。王杰希看到方士谦突然绷紧的下颚骨的线条,不由得将视线转向眼前的景色——清风皓月,游人如织,成双成对。

因为他还有未完成的事啊。

 

10.

方士谦良久后转过头来,直直地看着眼前这个他等待了五年的男人。

但果然还是不行吗?方士谦觉得自己早该想到的。而他也想到了不是吗。既然如此,好吧。

方士谦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轻轻地说:“有点冷啊小队长,我先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家。”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听着他站起身时衣料摩擦声和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但马上又被风声所吞没。

 

王杰希一个人坐在湖边,却迟迟不肯起身。受伤的温度早已散失在了空气中,就像他的贱手和执念一点点被蚕食。起风的夜,把人从皮肤开始冷冻,直达心脏。

十点半,王杰希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肌肉有些僵硬。他慢慢地走着,突然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方士谦。

王杰希苦笑。为什么他拒绝了他,他还要一如往常地发这条短信:“晚安,小队长。”

不。这次不同。“明早七点半的飞机,不用来送我了。晚安,小队长。”

王杰希看看了天空,没有星星。在B市一级很多年没有看到星星了。他只能看到昏黄的路灯和义无反顾扑过去的飞蛾。

王杰希继续向前走去。

 

王杰希又做梦了。

梦里,他撑着伞奔跑,后来他将雨伞丢弃,任凭雨点打湿全身,也打湿眼眶。

可那团白光却遥不可及。他只能不停奔跑。

后来他实在跑不动了,渐渐停了下来。他开始蹲在地上,默默哭泣。雨水和泪水,一样无休无止,一样奔流不竭。

突然雨点的拍打停止了,传来雨点打击布面的声音。

王杰希抬头。有个人打着伞看着他。

是方士谦。

 

终章

早上七点十五分,随着一声闷雷,大雨开始滂沱。

此时王杰希看着车窗上的点点雨痕,紧抿着唇。眼前的车辆排起了长队,雨天的机场路更加拥挤不堪。交警忙碌地指挥着,王杰希手握方向盘,却被心中是一丝慌乱搅得不知所措。

除了战队的荣耀,王杰希总觉得自己无所欲求。只要战队能越来越好,他付出生命都不会有怨言。只是现在,王杰希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也想为自己做些什么。什么都好,但他必须要做一些事。

这样的感觉,他是否明白呢。

 

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困在机场的方士谦坐在等候区,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方士谦想起自己在英国的每一日每一夜的思念,听到王杰希退役的消息时的兴奋,再次见到他的喜悦,每天无所事事躺在床上期待晚饭时与他相见的煎熬,最后宣言的忐忑,而这些,现在都已经有了答案。

但就算如此,自己也可以默默把他放在心里吧。

方士谦将手机放入包里,突然看见眼前一个湿漉漉的人。

“小队长?你怎么来了?”方士谦急忙掏出纸巾擦着王杰希湿哒哒的脸,而此时的王杰希全身都湿透了,雨水挂在发梢和眼睫。但他笑着。

“太好了,还赶得上。”

“不是都叫你别来送我吗……”方士谦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人。“还有,难道你是走过来的吗……淋成这样……”

“开车来的,车上没有伞。”
“你不知道停在机场的停车场吗?”

“我怕来不及。”

方士谦第一次觉得语塞了。王杰希突然又出现他的视线中,触手可及。让他欣喜却难过。

“我来是想把昨天没说完的话说完的。”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是这样,微草现在在技术开发上遇到了一些问题,而且我对微草也放不下心,所以我和他们签了一年的合同,主要是技术和装备开发。”

所以……

“所以我明年再来英国,可以吗?”

方士谦继续语塞。

“诶……不行吗。”

方士谦回过神,“我已经等了你五年。”

王杰希一惊。

所以……

“所以我更不怕再等你一年。我随时恭候你的大驾光临。”方士谦笑着说:“随时的意思就是,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我都等着你。”

“咳咳……”王杰希突然感觉有些尴尬。

“感冒了吗?”方士谦悄悄握住了他的手。

“大概吧。”王杰希低下头,反握住方士谦的手。

两人都不说话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王杰希突然说:“英国能看到星星吗?”

“当然。”方士谦有些奇怪。

“乘坐XXX航班的乘客,请在十五分钟内登机……”

雨停了。王杰希收回手。“去吧。”

“嗯……好吧。”方士谦一脸无奈地捡起包裹,却又看着他说:“我等你哦,你别放我鸽子。”

“不会。”

“好吧,再见。”

“再见。”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走向登机口。

突然,已经走到检票口的方士谦又转过头来喊:“小队长,可别忘了补补你的英文呀!”

王杰希笑了。“知道了。”

 

王杰希走出机场的时候,天已经放晴,碧空如洗。

他微笑着抬头看到飞机划过天空。

还有两条斑斓的光带。

那是……彩虹。

 

 

 

 

                                     L,2014.7.6


评论
热度(40)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